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不承担他们的痛苦 | 爱父母的最高境界

发表时间:2020-01-12 12:03

每个小孩子其实都是非常自我中心而且自大的,完全没有人生阅历,但不知天高地厚。看到父母痛苦,就会暗下一个决心:“爸爸妈妈,你别痛了,我来帮你承担痛苦吧!”


所以,孩子继承父母能量上、情绪上的伤痛,也是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影响之一。要如何才能从这种影响中走出来?


01

孩子为什么会继承父母的伤痛



根据我多年来的观察,几乎每一个人此刻生命中面临的问题,都和原生家庭的创伤有关。


当然,每个人的体质、性格、看待事物的方式,综合起来也决定了原生家庭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影响有多大。


首先,最常见的问题,就是孩子会继承父母能量上、情绪上的伤痛。这也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例子。


我母亲命运多舛,很小就失去她的妈妈,离开亲人到台湾,一直过着比较卑微的日子。有了我以后,她非常爱我,但是自己很不快乐。我在她身边,看着她自怨自艾,愁眉不展,幼小而敏感的我,完全能够体会到她的痛苦。


我去广州上一个生命全息疗愈的课程,老师就剖析说:

每个小孩子其实都是非常自我中心而且自大的,完全没有人生阅历,但不知天高地厚。

看到父母痛苦,就会暗下一个决心:“爸爸妈妈,你别痛了,我来帮你承担痛苦吧!”


老师在课堂上叫人拿了个大行李箱来,告诉我们这个箱子有100公斤重,我们根本抬不起来,但是年幼的我们,竟然以为我们可以承担。所以,终其一生,我们都背负着这样一个重担。


·要么就是自己有挥之不去的痛苦(因为那本来就不是我们的);

·要么就是总要去解决别人的痛苦,不惜牺牲自己;

·或是最典型的——把爸爸妈妈扛在肩膀上,觉得好累,怎么样也摆脱不了,因为无论如何,你总是取悦不了他们。


02

学会把伤痛的包袱还给父母



怎么办呢?老师的建议是让我们每天晚上静坐15分钟,想象那个大箱子就在我们身边,然后想象爸爸或妈妈就坐在我们对面,并且默想: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拿取了你的伤痛,我太自大狂妄了,这件事让我有很多困惑、伤痛和愤怒,但我是为了爱才做这件事的。

请你原谅我,我以为我有能力这么做,其实我根本不懂父母之间的议题,也不懂什么是生命。”


然后试着把自己逐渐变小,身体、心、脊椎变柔软,当你把自己变回一个孩子的时候,谦卑地说:

“对不起,我太傲慢了。现在我把这个箱子还给你,它太重了,而且根本不是我的。”


想象你把这个箱子还给等待已久的妈妈或爸爸,其实,他们一点也不想要你为他们背负这样的重担,他们一直都在等你把这个伤痛的负担还给他们(在灵魂层面)。


老师说,在没有人生经验的情况下,孩子根本不懂这样做的后果。


很多孩子觉得母亲根本不关注自己,其实是因为母亲自己在痛苦中,她在能量层面与你隔绝,好保护你,免得你被牵扯进来。


很多人不愿意放弃这个伤痛的包袱,因为会觉得自己不重要了、没有价值了。


但是,当我们把这个沉重的负担还回去了以后,不但不会加重父母自己的伤痛负担,反而会让自己从这个重担中解脱了


03

与父母断奶的最高境界



与父母断奶的最高境界就是不需要父母快乐


其实,当我们承接这个重担包袱的时候,我们就与父母隔离了,因为有这个伤痛的包袱挡在中间,我们看不见真正的他们,两方的情感是隔绝的。


当我们放下那些负担,才能够重新看清楚彼此:



第一步是要做到,不追求父母认可


清楚地认识到,也许一辈子他们都不会认可我们,何必去要求人家给不出来的东西呢?学习放弃自己的这个惯性需求,看出来它根本就不是我们生命的必需品,只是奢侈品而已。



第二步就是要做到,不期盼父母的爱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需要的是去学习爱自己,做自己最好的后盾和靠山,这样才能够认清楚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现在的我们,即使没有父母的爱,也可以过得很好。


小时候的我们,无能为力,父母就是天,他们的爱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此刻当下的我们,如果能学会自己爱自己,那么就是天下无敌了。



断奶成功的最高境界——不需要父母快乐


这不是说我不在乎他们快乐与否,而是,我知道他们的快乐与否不是我能控制的,也不是我的责任——可能我们只是习惯性的想要讨好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做自己。


像我个人,就是尽我所能的让父母高兴、快乐,但是,当我尽力做好一切,你们还是不满意的时候——

对不起,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再多的没有了。


我不接受你用不高兴的臭脸或是感情勒索来绑架我。


用温和的方式摆出这种态度,一段时间之后,父母自然而然知道:他的喜怒哀乐控制不了你了,感情勒索不到你了,他们自己也会成长,知道该怎么样用最有利于双方的态度来面对你。


所以,那些抛不开父母爱恨情仇的成年人,我们一起来试试文中的那个冥想练习,想象你把这个沉重的伤痛包袱还给父母,然后让自己过得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