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一段恩怨,两个家庭,纠缠22年:负能量,是会遗传的

发表时间:2019-07-31 09:50

“为母报仇连杀3人”的张扣扣被执行死刑。这件历时一年多的案子,终于尘埃落定。


如被害人家属、王自新二儿子所说:“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没有赢家,只有深深的悲哀和警醒。”



回看张扣扣的经历,可以说,这段悲剧早在22年前,就已经写好了结局。


时间回到2018年2月15(农历大年三十),这一天,本该是合家团圆迎新年的日子,但对35岁的张扣扣来说,却是一个报仇的好时机。



当天晚上,张扣扣拿刀先后杀死了多年的邻居王正新父子三人。


而他这么做,是因为20多年前,母亲被邻居王正新的儿子殴打致死。


那一年,张扣扣13岁,母亲在他怀里痛苦死去。


从此,张扣扣心里,再也放不下仇恨。


01.   创伤,是一场没有止境的梦魇


被抓后,张扣扣交代,这么多年,有三个场景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令他终身难忘、时常浮现:

一是王正军打他妈妈的那一棒;

二是妈妈在他怀里断气的时候,鼻子、口里都是血,鲜血在喉咙里面“咕咕咕咕”地作响;

三是妈妈的尸体在马路上被公开解剖,现场几百人围观。张扣扣亲眼看到妈妈的头皮被人割开,头骨被人锯开。


这样的经历,难以想象,对一个13岁的孩子来说,内心遭遇的冲击该有多大。



母亲去世后,因为家境不好,父亲忙着赚钱养家,张扣扣辗转多地,打工、创业,辛辛苦苦却赚不到什么钱,更体会不到人情的温暖。


过去痛苦的记忆,更是每时每刻都在侵扰着他。


“眼睛一闭,当年的场景就浮现了上来……经常梦见母亲去世的样子”。


弗洛伊德有句名言:“童年创伤,会影响人的一生。悲惨的童年,长大后再怎么成功、美满,心里都会有个洞,充斥着怀疑、不满足、没有安全感……”


而张扣扣说:“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憋着这股仇恨。”


愤怒跟痛苦一直跟着他,没有人看见,也无从排解,逐渐演化成日后的悲剧。


海灵格认为,一个家族就像一个小宇宙,每个星系在宇宙当中都有它的位置,当一个星系、一个星球被排除了,就会形成一个黑洞。当你把太阳系里面的某一颗行星拿掉的时候,其他的行星肯定会有变化。


遗憾的是,没有人看到张扣扣因为母亲离世而发生的变化。


02.   放下,谈何容易


张扣扣案判决结果出来之后,评论区始终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人说,这么小的年纪,母亲被打死在自己怀里,任谁都无法轻易释怀吧。


一个生命离开了,即使没有血缘关系,我们的内心都会震荡,更何况是面对至亲的死亡。



有个朋友找我聊天,说起他爸爸。


他爸已经60多岁了,一次开车,一群小孩在路边追着玩,突然邻居家的小孩子就冲到了马路上,可能是玩得太疯了,没有注意到危险。他爸爸忙踩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孩当场被死亡。


朋友的父亲,本来性格开朗人缘极好,跟邻居家也是多年的朋友,最后,两家人协商解决了,也给了邻居赔偿。


可这件事情,在两家人心里却再也过不去了。小孩的父母无法面对现实,离婚了;父亲因为内疚,变得越来越沉默;朋友担心父亲,心里也总是悬着一块石头。


一个生命离开了,想放下,谈何容易。


03.   没有消弭的痛苦,有多可怕


前段时间,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首次谈到自己的父亲和家族的历史,袒露他的父亲年轻时,被征兵入伍了3回,参与了多场侵华战争,这段回忆不仅影响了父亲,也长久地折磨着村上春树:


父亲的这些回忆——用军刀砍下人头的残忍画面,毫无疑问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我如同亲身经历了一般。换言之,长期压在父亲心头的重担,由作为儿子的我部分地继承了。



成年的村上一度变得很叛逆,中学就无心学习,到了高中,逆反心理更加严重,就是个“问题少年”。


之后的几十年,村上与父亲几乎处于关系断绝的状态,“20多年完全没有见过面”。直到父亲去世前,他和父亲进行了一次对话,二人才算和解。


他在文章的最后说:每滴雨水都有自己的历史,也有继承这历史的责任与义务。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



没有被疗愈的痛苦,由一个人开始,一代一代的延续,痛苦的不仅仅自己的一生,还有下一代人,甚至是下下一代人。


04.   面对痛苦,是所有人都需要的一课


美国心理学家伊丽莎白‧库伯勒在她的《论死亡与临终》一书中提出:每个人遭遇亲人离世,内在都会经历五个过程。


首先是否认,不相信这是事实,或者因为沉浸在对逝者的思念中,而出现幻觉。

其次,会变得很伤心,当悲伤无法承受时,就会转化成愤怒。

第三阶段,会许愿、祈祷他们回来。

再之后,逐渐变得消沉,会失眠,茶饭不思,把自己关起来不想跟人接触,经常大哭,想自杀。

最后,承认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再自我折磨,带着对对方的爱,跟对方告别。

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圆,痛苦越深,这个圆的半径越大,要走的路就越长。



人生中的重大创伤总是突如其来的,就像一颗巨石砸向湖面,会激荡出大大的涟漪。


这个过程,如果没有被看见,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这份痛苦,巨石可能就会被反弹,重新飞回社会。



张扣扣在母亲死后,曾嘶吼着要报仇,可身边人觉得只是孩子一时的气话。他的痛苦不被看见,更不用说帮助他疏导。


如今,张扣扣被执行死刑之后,张福如坚决不领骨灰回家,以示对判决结果的不满。


但如果早在张扣扣13岁的时候,父亲能及时看到他的痛苦,及时给他需要的关怀,那么现在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人一生最重要的使命,是活出自己,不应该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张扣扣的悲剧已画下句号,也警醒着我们,在经历生活的任何不如意时,要记得关照自己的内心、及时求助,不被其他人的错误裹挟自己的人生。


最后,愿每一个痛苦都有出口,每一个创伤都有疗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