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无法和父母和解,是我的错吗?

发表时间:2021-06-15 09:44
图片


1.

要成⻓,必须与原生家庭“和解”?


这几年,特别流行“和原生家庭和解”。


于是,凡是走在自我成⻓道路上的人,都在努力地与原生家庭和解。


为了能和原生家庭和解:


我们做了多少心理建设,说服了自己多少次,又鼓足了多少勇气,尝试去和家人沟通;


家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把我们重圆的破镜再砸个稀巴烂;


我们努力和解的最后,结果会怎么样。



心理学告诉我们要和原生家庭和解,于是,那么多人都在努力和解。


有的人用其一生,终成执念。


包括我心理学圈的一些同学也是,拼命和解,把自己和父母都绑架到“和解”这台列⻋上,感觉要同归于尽:要么和解,要么死。



2.

我们为什么追求与原生家庭“和解”?


最近几年大众心理学的普及,我们基本具有了一个普遍常识,那就是:原生家庭,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性格。借由此,原生家庭不仅仅是我们现在生活中所有问题的根源,而且,还几乎可以决定我们未来的命运。

那么好了,为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善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似乎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回到那个让我们千疮百孔的原生家庭。




唯有再次回到那个家庭,重新面对曾经带给我们问题的家庭成员、家庭环境,重新审视造成我们今天所有问题的一切,并且接纳他们;


重新与父母去沟通;


重新以一个有力量的大人的身份回去,抚平儿时自己的伤痛......


只有这样,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


3.
为了和解,我们新伤叠旧伤


可是,和解,试过就知道,太难。


很多热衷于“和解”的人,最后,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既然“和解”是揭开魔咒的唯一解药,那么,如果和解不了怎么办?


不存在的,和解不了,那就“强行和解”。


就好像《都挺好》中,苏明玉的家庭,她从小受到的对待,以及父母后来对这些事情的认识,根本不具备和解的条件,也要“强行和解”。


于是,“和解”变成了一种执着,一种近乎“病态”的执着。



4.

“我要父母下跪给我道歉”


也好像我的来访者们。


几乎每个人谈到原生家庭时,当防御卸下后,都会放声大哭。


其中一位来访者也是。他在家中排行老二,是最不受父母重视的那个;却在⻓大后因为学习好,成为了被寄予期望最高的那个;也是成年后,在整个家庭中,承担压力和责任最多的那个。


缺乏爱的成⻓环境,让他对父母非常愤怒,但是,责任感让他持续付出。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对父母所有的情绪:他很孝顺,父母老了,很依靠他,他和父母也聊过很多次,他似乎在“求学、工作、成家”漂泊一圈后,尘埃落定,回归家庭。




表面上看起来,实现了与父母的“和解”;实际上,这是一种“反向形成”。


反向形成是一种防御机制:把无意识中不能被接受的欲望和动机,在意识层面,以相反的方式呈现。比如:我们喜欢一个人,却表现得很冷漠;我们憎恶一个人,表现的却是对这个人百般“好”。也比如:这个案例中来访者的情况,也是一种反向形成。


有一天,我们在一次深度催眠中,他痛哭流涕地说到:


他们必须给我道歉!


我问:你们曾经沟通过这么多次,他们给你道歉过吗?


他说:有过,但是不够,我要他们给我“一再道歉”!


我继续:可是你们看起来很和谐,你很孝顺,他们很依赖你,我以为这是你要的和解?


他回答:我为了这样看起来的“和解”做了很多忍让,非常憋屈!


看起来所谓的大团圆式的“和解”的背后,其实自己都不曾放下,也不能接受。


这样的强行和解,又有什么意义。



5.

并非所有的家庭都能和解


我们承认,回归家庭,与父母和解,一定是子女们心中的一个渴望。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有的家庭,压根就不具备“和解”的条件。


“和解”是此生都不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我们就是要抱着“和解”这根稻草不放。


不会发生,我们还要粉饰太平。


假装好像我们已经和解了,过得都不错,原生家庭这一⻚终于可以翻篇了。



6.

为什么不能和解?


原因很多,比如:有的家庭,父母本身就有严重的问题,或者身为孩子,小时候经历了不可逆的创伤,等等。


比如,在农村非常常⻅的,因为穷和想要男孩,父母把女孩送人,甚至卖了;


比如,让老大辍学直接挣钱养活后面的弟弟妹妹;


再比如,我的来访者们:


被父亲抛弃,跟着妈妈,在后爸的家庭中,被性侵;


被父母严重仇视,朝打暮骂,极尽羞辱,让她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


在父亲酗酒和家暴的环境中⻓大......


不能穷尽。


除了这些有重大问题的家庭之外,多数看起来“普通”的家庭,和解起来仍然困难重重。


原因是:你并非圣人,你的父母也并非圣人。


图片


问题重重的他们曾经养育了你,现在,他们却并不会因为单单上了年纪,就成为智者,他们很可能仍然问题重重;


他们养育了问题重重的你,有些性格是已经刻在⻣子里的,你也不太可能因为学习了一些心理学知识就变得“无所不能”,或者,强大到涵容甚至能引领父母去走一条你想要的“和解之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强行“和解”本身,我们就带着种种的情绪,我们努力做得越多,这个情绪就越严重。


所以,我们经常爱自导自演和父母一幕幕“爱恨纠结”的片段,并总是极尽可能地“粉饰太平”,好像,我已经和父母和解。



7.

脱身


这里,找父母清算没有意义,就好像,一味追求和解,也没有意义。


因为,这里面,有可能没有任何人是故意的。


父母的所有这些,不过也只是他们的父母、他们的成⻓环境、他们被教养和对待的方式酿成的结果,一代一代,传下来罢了。这往往也是让我们除了一声叹息之外,再也无以言表的原因。


如果遭遇了以上任何一种情况,或者几种情况,任何的纠缠、批判、歇斯底里,都只能让这一切,固化成为一个“双输的局”。我们困顿其中,越陷越深,将永无脱身之日。


图片

我有很多主诉原生家庭问题的来访者们,都会一再沉溺于父母小时候对待自己的种种问题、情绪和感受中,无法脱身。他们一再地描述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发生这些事时,自己的感受。那确实痛彻心扉。


只是,这些事就是发生了。


不公平吗?


是的,也许不够公平,但是,即便不公平,它也发生了。我们在当年缺失的父母对我们的照顾和爱,这个缺失,在当年已经发生了,这个缺失,在当年就已经注定造成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是无奈,也是最大的事实。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看看,我们到底能做点什么。


8.
接受和解不了,放自己一条生路

很多关于原生家庭的文章,到最后的答案,都会落在“和解”的基调上。


这当然是我们的理想状态。如果在可能的情况下,今天,我们作为一个成年人,有能力去创造和父母沟通的机会,带着爱和理解,当然,也允许有误会和情绪,去试图与彼此和解,给自己解脱。


放得下,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但是,生活的现实中,圆满难求,遗憾总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那么幸运。


和解,需要双方的努力,并不是每一个父母,都具备和解的能力。


如果遗憾注定,“和解”是此生都不能发生的奇迹,我们仍然要接受这个事实。这种情况,我相信,很可能是绝大多数。


所以,最大的和解本身反而是:接受一个事实——我们中的很多人,也许此生根本无法和父母和解。




只有这样,你才能放下对父母过多的期望,也放下对自己过分的要求。


放过彼此,让彼此都能舒服地做自己。


不和解,你会发现,其实死不了。


尊重事实反而比天天强扭着自己、也强迫着别人配合你去上演一出出“和解”的催泪剧要好得多。


当然,我们仍然倡导大家跟父母沟通,尝试去理解我们的原生家庭。


只是,凡事有个度,不必过于执着。


过好现在的生活,尊重父母的现状和他们本来的样子,最大程度接纳现实;并且在能力范围之内,积极地去做力所能及的改变。


这才是真正的和解。


与任何人和解的第一步,都是先放过自己。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