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心翔心理咨询指南——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父母指南

发表时间:2021-03-01 14:55

对儿童青少年(以下简称:儿少)进行的心理咨询工作跟成年人会有非常大的区别的,并且一般来说,是绕不开其家庭的部分的,这本身也是对儿少进行初始访谈中的重要部分。在心理咨询/治疗工作中,第一个阶段,即初始访谈阶段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初步建立合作信任的咨访关系,另一方收集信息,进行评估,形成对来访目前面临困难的工作假设及进一步的工作方向(不同咨询流派会各有侧重)。对儿少的咨询来讲,这部分工作需要更加细致和全面。我们首先需要对不同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的认知、情绪、社交等发展特点,有科学的了解,用发展心理学的视角,去看待孩子遇到的问题,评估其哪些行为表现是异常,才能更好地有下一步的工作方向;除了症状表现以外,我们还需要去收集孩子的其他信息:活动、兴趣、学校表现、作业、同伴关系、家庭状况和家庭关系、自我意识和情绪、孩子的资源等等。这些信息不是单独对孩子进行工作就能完成的。我们对孩子的咨询工作,是非常需要家庭的帮助和支持的。对于未成年人,家庭是非常重要的环境,一方面好的家庭支持是孩子能够更好度过现在困难的重要支持资源,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评估发现家庭对孩子的教育、回应方式等本身也是孩子目前情绪问题的维持/加重因素,那我们在工作中需要去帮助未成年人改善TA的环境。如果评估下来,我们对孩子的工作需要邀请家长来参与,首先,我们要事先和孩子沟通好,我们可以尝试帮助孩子理解为什么要邀请父母,邀请父母是为了来帮助我们咨询师更好地去了解和理解TA,也帮助父母去理解TA的困难,更好地知道家庭中什么样的方式对TA是有帮助的,而什么样的回应和行为是无效的、甚至是破坏性的;其次,我们要去做家长工作,对家长来说,他们一般是最了解孩子情况的人,我们以邀请的态度请他们帮助我们去了解孩子的困难,跟他们一起去更好地帮助孩子,他们一般也会接受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帮助家长去理解孩子目前遇到的困难,去改善未成年家庭环境本身也是能够促进症状改善的,并且能缓解家属自身的焦虑和害怕被咨询师不认同的压力,从而更好地利用资源帮助孩子。如果干预的主体是孩子,那么,邀请家庭的帮助,非评判的态度,解决困难的角度,尽量争取到父母的合作,或许是可以尝试的、可能能够帮助到孩子的一种比较长久有效的方式。如果干预主体是父母,可能父母之间或者个体本身存在问题,也可以推荐他们去进行夫妻咨询/个体咨询。那么,通常情况下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是如何对儿童/青少年来问题做工作的呢?以下是南宁心翔心理大林老师的一些个人简介,仅供参考:

家庭治疗是一个选择。所谓家庭治疗,就是把一家子都变成咨询师的工作对象。最开始被送来接受帮助的那个来访者,可能只是这个家庭显露出症状的那个人(比如孩子),但其实这个家庭内部的“病”,是属于全家人的。所以,把整个家庭作为工作对象来工作,让他们在咨询室中互动、并且咨询师参与进去,扰动和改变他们的互动,会对他们有一个整体的影响。

2 、既与儿童/青少年独立工作,但又加入家庭访谈的环节。这和方案1是不同的工作方法。在第二种选择中,咨询师的工作对象仍然很明确的是这个儿童/青少年,他们的父母是作为TA生活中重要的人参与进入咨询工作的。我个人是选用这种方式的,但我会在首次访谈中,告知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青少年工作和成人工作有所不同,与青少年工作过程中,父母是很重要的角色,父母不配合参与的咨询工作,是不可能成功的。在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我才会与他们开展工作。在家庭访谈的环节,可以观察一些家庭互动的动力,可以对父母进行一些简单明确的心理教育,等等。

3、咨询进行到适当的情况下,如果家庭条件许可,咨询师也可以推荐父母去做自己的个别咨询/伴侣咨询。因为他们的问题可能并不是在孩子的咨询工作中、仅仅提供一些辅助的访谈能够解决的。事实上,许多家庭是有求助动力的,只是父母因为病耻感等原因,不愿意接受“我才是病得更重需要治疗的那个人”,所以把孩子推进了咨询室,你可以理解为,他们借着治疗孩子在悄悄治自己的病。这种情况下咨询师会推他们一把,告诉他们“也许你也可以有一位自己的咨询师,当你自己获得了内心成长以后,对你的孩子的成长也会有很大帮助”。如果咨询师在前期的咨询中与家庭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如果在此前的家庭访谈中、父母感觉到与咨询师对话是一个比较好的体验,有些父母是会听从这些建议的。许多情况下,大家需要意识到,“父母的病”还是“孩子的病”,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议题。其实,父母如果真的问题那么大的话,孩子也好不了。所以我一般不会把孩子往外推,而是尝试与之工作,并且把父母拉进这个工作当中,认可他们在这个工作中的价值和努力。事实上,父母哪怕再不好,但他们还愿意花钱把孩子送去做心理咨询,说明他们还是尊重这种工作、认为这个工作能够帮助到他们的,这种动力是值得肯定的,也为我们后续的工作提供了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