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案例:家庭不和谐,究竟谁之过

发表时间:2020-10-13 14:30

妻子疾病缠身、丈夫脾气暴躁、孩子困惑不解,一系列的家庭不和谐,到底是谁的错?

怎样是真实情绪和情感表达,怎样是良好的交流、认识与沟通,健康的态度究竟有多难?

一个三口之家,丈夫与儿子的矛盾背后,隐隐指向对妻子的不满;而夫妻之间潜意识的争执,缘起于七年前的那件事。

这是一个完整又成功的咨询案例,它让我们看到,夫妻之间、父子之间不良的互动模式,其实背后都有双方淤积很久的真实情感、创伤性事件带来的愤怒指向。

如果你能够有耐心读完,并结合自身的困境去反思,相信将获益匪浅。

到底是谁的错

——创伤性事件的剖析与夫妻咨询

    许颖和李刚是一对夫妻。七年前,许颖被骗了一笔巨款。从此全家就过上了紧衣缩食的日子。随着家庭经济情况慢慢的好转,夫妻俩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正在这时,妻子却被查出了癌症。李刚的心情非常的沉重,他越来越怀是不是那次被骗的事情毁了他的妻子。因为他觉得自从出了那事以后,妻子的情绪就一直不好,身体也每况愈下。而许颖却不这么认为,她对被骗这件事看起来好像并没有李刚反应那么强烈,她总是以一种客观理智的态度来面对它,而且她认为自己的病主要是因为丈夫对儿子的坏脾气造成的。为了解决各自的困惑,在李刚的主动要求下,两人一起来到了心理咨询室,希望得到咨询师的帮助。

咨询过程


(1)


咨询师:我想先问一下李先生,是什么原因让你们来到这儿寻求我的帮助?

李刚:因为我爱人曾经因为某些原因,损失了一大笔钱。最近几年她身体不是很好,我就有一点点怀疑,会不会是那件事情对她有影响,所以才会得了很多慢性病。这个事情很早了,可以说是97年发生的事情。

咨询师:你的意思就是说,许女士97年曾经经历过一次被骗的事,那你们曾进行过一些沟通吗?比如说你们俩有没有互相谈一谈,聊一聊。

李刚:我想谈,但是我不敢。只要我谈,她就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揭我这个疮疤了,一揭我就疼。”她就不愿意谈这件事情。

咨询师:也就是说,她还承认有一个并没有痊愈的伤疤,但是不愿意去碰它,你觉得这非常困扰你?

李刚:对,这么多年了,我就想,因为过去她身体也是不错的。但是怎么说,这五六年,六七年吧,很多很多的病都找到她身上,包括得了癌症。那么我就很担心,她会不会是有精神压力,造成她身体状况的下降。

咨询师:看来李先生来咨询,是因为对许女士的一种担忧。看出李先生非常在乎,非常爱自己的妻子。说到这儿,我可能还得需要许女士跟我简单的描述一下97年发生的那件事?(转向许女士)

许颖:我其实对这件事不是特别放在心上。开始的一段时间,确实心理压力很大。觉得损失那么大笔钱,就是我的过错,心里想法挺多的。后来慢慢的,他也没有天天跟我吵啊,打啊,而且一直安慰我,说钱是身外之物,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因为我也不是心眼特别小,什么事都想不开那样,而且我想也没影响生活,这事过去就过去了,所以没太往心里去。但是我觉得一直困扰我的,主要就是因为我儿子。就是在教育他的问题上,我们俩分歧特别大,而且越来越大。这两年我觉得我的病就是因为我们俩经常为我儿子这个事儿闹纠纷有关。我现在就怕回家,特别是我儿子在家的时候,特别怕回家。如果我儿子在家,一旦触及到某些事情,他们俩就要战争。一发生战争,我的心里就老揪着。我想今天可别打架。我愿意家里人和和睦睦、高高兴兴的。

咨询师:你说这个打架,真是打架,还是说吵架?7

许颖:主要以吵为主,但是他特别爱动手,比如手里拿着筷子也好,或者拿着什么也好,只要我儿子有一点做得不对,他就扔出去了,或者要么这脚就上来了。我也不是绝对反对,他主要就是让我儿子自强自立,多分担一些家务。因为我身体不好,他想让儿子对家庭有个责任感,从他的教育目的上,他是这么想的。他这些我也都赞成,但是我老觉得他这方法就是不好,达不到目的。其实平常我也跟他沟通,我建议我们家星期日晚上开一次家庭会,把这一周谁的烦恼,或者有些什么想法,大家都坐在一起,互相沟通一下。开始两次还解决问题,后来他等于开完会还是那样。


(2)


咨询师:还照旧。听到这儿我已经听出点意思来了,李先生向我求助是因为他觉得97年你被骗那个事儿一直影响着你的心情。后来,你还因为这事得了许多病,到现在也非常不愉陕。但你觉得你的苦恼其实跟这个事儿没关系。你觉得他在教育孩子上有些粗暴,认为是这个问题困扰了你,那你们平常有没有对这个事情做些沟通呢?

许颖:我现在尽量克制住自己。当他和儿子争吵的时候,我或者是不说话,或者是少说话。我只要说出一句,他的矛头就全指向我了,就跟我干起来了。就是这样,所以这一直困扰我。

咨询师:看来许女士可能不太愿意说97年被骗的事儿,你能跟我说说那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吗?(转向李先生)

李刚:就是有一天她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5个人。全都个子很高,而且西服革履的,戴着眼镜,像很有学问的样于。然后就问她,“大姐我这有表,你看要不要,这些表是大连某商场失火…”

许颖:我正好是在上班的路上。走着走着,就有一个人过来对我说,“你买表吗?当时我就说上班,没工夫。就这样,我就走了。走了以后,又来一个岁数稍微大一点的,有五六十岁的一个人,走在我旁边。这时候有一个岁数比较小的,将近二三十岁那样的一个男人,给他看手里的东西。他看完了以后,继续随着我往前走。后来我就无意识的跟那个五六十岁的人搭话。我说这是不是骗子呀,推销什么表呀。他说你看后边那两个人在那儿交易呢,咱们等会儿看看。我看时间早,就在那儿等了一会儿。这时候那个年轻人又过来了。那五六十岁的男人就问他们交易什么。随后他一看就说这是镶钻石的燕莎表,连称这是真的,怎么怎么样。后来我便问这怎么回事儿。这时候,那个卖表男孩就说这是他爸爸在一家商场着火时偷出来的表。因为他爸爸现在身患癌症,急需一笔钱,所以想把这些表卖出去。卖了以后,赶紧给他爸爸治病。就这个意思。后来那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过来说,“哎,要不你要几块,我要几块,咱都给买了吧”。那个年轻人就说:“大姐,太谢谢你了,我爸得癌症,得用几十万,救救他吧。”他说:“你不信,我这表还是经过银行鉴定的”。

咨询师:给了你一个鉴定的证吗?

许颖:还拿着一张报纸。报纸上就说那儿失火了,并且丢了多少块镶钻石的表,好像价格挺高的。然后说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可以到银行里找这方面的专家鉴定一下。后来,我们就到了一个银行的门口。

咨询师:刚开始你还觉得是骗子,后来有些半信半疑,最后一起到银行门口,你就完全相信了吗?

许颖:这时候,银行里出来一个人,行政管理那样的,说“他们是朋友,这个表经过鉴定确实是真的。”后来那男孩还是求我。我说你爸这事做得不对,小能偷出来卖,但是为了救你爸爸,说买就买了吧。

咨询师:你当时仅仅是觉得可以帮一个人,可以救他爸,还是还有其他想法?

许颖:还有一种心理,他当时卖我比如八万五,他说可以卖到10万,或者更多,肯定那意思还有盈利。

咨询师:既可以盈利,还可以帮一个人。

许颖:后来我就买了。

咨询师:多少钱?

许颖:一共15万。然后我等到晚上一回家就跟他说了,当时他就说被骗了。我心里慢慢觉得有点不对劲,静下心来想想那个男孩子吧,在他跟我取钱的路上,嘴里一直在不停唠叨,老是在跟我说话,好像在扰乱我的思路。

咨询师:虽然这个表可能是钻石,也能再挣些钱,但是这15万可是一笔小小的数目,你难道那时候一点都没有怀疑这可能是一个骗局吗?

许颖:一点都没往那上想,就想买回来救他爸爸,再一个我也能赚点。

咨询师:晚上就跟李先生说了,当时她跟你说,你第一反应是什么?(转向李先生)

李刚:我的第一反应是心往下一沉,因为我感觉可能不对。

咨询师:为什么?

李刚:首先因为当时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她还跟别人借了一些,并且答应人家比较高的利息。然后我觉得这种事儿不太可能,东西丢了以后,银行往往回收,好像过去从没有这种情况。但是我当时没有过于表现得很在意。第二天,我们去找银行,拿着表去换钱,因为我心里还抱着一点点希望。

咨询师:但当时心里觉得呢?

李刚:肯定受骗了。我当时挺沉重的,毕竟损失一笔钱嘛。但那时,她给我的感觉比较弱,承受能力稍微差一些。我担心她一着急的话,再出现一些意外。

咨询师:那第二天又去银行做鉴定了。

李刚:第二天没有上班,我们俩都没有上班。在银行那边等,然后进去跟银行一问,人家银行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我们才确定那肯定是假的。


(3)

咨询师:那许女士,当你确定这个事完全是被骗了,而且数目也不小,你还记得你当时的一种心态或一种心情吗?

许颖:当时,我那一段时间确实觉得挺对不起他的,因为我也没跟他商量就自己做主了,真挺对不起他的。再一个,就觉得这怎么办,这么一大笔钱,以后得慢慢省吃俭用还清。

咨询师:那你除了觉得对不起丈夫以外,你觉得对你自己有没有影响?

许颖:从那时候我的心情就开始不好了。毕竟15万,存了多久了呀?

李刚:曾经有许多次说过不活了。

许颖:这是因为他脾气不好,对我语言比较尖刻的时候,我就随口一说。(转向丈夫)你别总拿这句话说事。

咨询师:那你觉得这事儿发生以后,李先生的脾气有没有很大的变化,比如说其实人挺好的,跟儿子处得也不错,但自从这事出了以后,好像脾气特别不好,来不来就跟儿子发火。”

许颖:好像脾气见长。遇到什么事情就发脾气,就是这样。

咨询师:那李先生,被骗的事最终成为现实以后。当时你是什么反应?

李刚:其实我也很着急。这么大的经济损失,我觉得可能在短时间之内缓不过来。那么也有个担忧,就是说今后可能在生活上会比较困难,而且当时我们也没有自己的房子,刚刚有一点点积蓄。有很多生活的设想,肯定就要实现不了。

咨询师:是啊,辛辛苦苦攒了些钱,一夜之间就没了。那你有没有对妻子表现出来某些不满?

李刚:头几个月好象没有表现,后来遇到一些事情可能有某种冲突。

咨询师:比如说,有些什么事?

许颖: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李刚:我觉得从我主观上来讲,初期的时候,对她好像有一种埋怨。我可能会说你这件事怎么办的那么糊涂,有时候会说你比较笨,但是好像时间比较短。

咨询师:看来李先牛也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那么我想问一下许女士,当李先生没有过多地埋怨你的时候,你真觉得他已经不在乎了吗?你是不是也把这事儿看的很淡了?

许颖:后面我觉得随着时间,这件事慢慢的就被淡忘了,他后来也不提这事儿,慢慢就过去了。

李刚:她不让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孩子。

咨询师:就是说你们孩子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吧.

李刚:我后来,可能两年以前吧,我跟我儿子说了,但是她尽量不让告诉任何人,包括她同事,到现在她也是,不让这件事被别人知道。如果让别人知道,她说她就去死,这句话她也说过很多次。

许颖:老说这干嘛!(转向丈夫)


(4)

咨询师:许女士,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因为我发现你现在挺激动的。

许颖:我还是想说,在孩子的教育上,就什么事儿他老埋怨我,给我气,负担特别重。

咨询师:也就是说在孩子教育问题上,他经常埋怨你,抱怨你对孩子的态度。那么当李先生抱怨你在教育孩子上跟他意见不同的时候,你怎么想?

许颖:我就觉得特别累,他一进家就跟我儿子打架。我管谁也不是。我说孩子吧,我觉得我儿子也没错,然后他就把矛头指向我。犯上脾气来,就跟疯子似的.然后我就觉得心理压力特别大。

咨询师:而且恍恍惚惚会产生种感觉,他不仅仅是在跟儿子打架。或者说,他跟儿子激烈争吵导致你心里头产生的不舒服已经超出了他们矛盾本身。27

许颖:嗯。

咨询师:那你儿子跟你交流过关于他爸爸的感觉吗?28

许颖:他有时候说爸爸怎么这样啊。有时候,他俩发生矛盾的时候,他就跟我这样说。

咨询师:那李先生,你刚开始的时候认为你妻子身体不太好主要是跟97年被骗有关系。但是刚才许女士说其实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他觉得主要原因是你对儿子太粗暴了。她认为你对儿子的教育方式有问题。这让她很担忧,以至于她落下了一身的病,你觉得是这样吗?

李刚:我觉得后期可能有这个原因。过去孩子八岁以前,我们是在他姥姥那住的。因为他姥姥有一句话,说孩子还小呢,所以什么事情都不让孩子干。因为当时住在人家,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等回到我们自己住的地方,我就什么事情都让孩子去参与。但是她是比较反对的,她的意思是孩子只要把学习弄好,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用做。那么

我的指导思想是学习不是最主要的事情,孩子应该打小有个办事能力,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重要的,但是这个道理跟她讲不清楚,后来的矛盾在这儿。但是我觉得最开始的矛盾还应该是那件事。因为她从小特别强,干什么事情都是最棒的,在单位也是,所有人都夸她是最好的。那么我觉得她好像模特似的,在舞台上很亮丽,别人都是欣赏的眼光。但是她穿的那个鞋可能有一个钉子在扎她,甚至扎出了血,但是她觉得她在那环境当中必须得把这件事情掩盖住,所以她才会说,这件事谁都不能告诉,否则的话我就去死。

咨询师:我听李先生的意思是.最根本还不是在于孩子教育方式上的冲突,而还是在于97年那个事。

许颖:我举一个例子吧。就是我儿子现在每天加课,回来就已经7点多钟了。有一天回来以后,家里面没有主食了,他爸就让他去买主食,买回来以后已经730了,然后他买了面条自己去煮面,煮完吃了就八点多了。因为每天吃完,收拾刷碗什么这些活都是我儿子的。然后这一天我一看都八点多,他作业还没写完呢,我就说你先去背书、写作业吧。完了我就去厨房收拾,刚把碗、盘子搁到一起,把刀收拾收拾,他爸就进来了,冲我大声囔,“你就埋地雷吧,埋完了你自己踩。”就像疯了一样。后来,我二话没说,洗洗手就走了。你说他这样做,对不对。

咨询师:我中间曾经说过一句话,不知道你们二位注意到没有。我曾经问过许女士,是不是觉得李先生跟儿子发的脾气给你带来的烦恼超出了他们爷儿俩矛盾的范围。

许颖:嗯。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5)


咨询师:从发生被骗这个事情以后,你们俩就这件事情进行了哪些探讨或者讨论?

许颖:有时候我看电视时偶尔跟他提一下。他倒也是劝我,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然后我随着这个也就淡化了。

咨询师:从一开始发生这事,你们俩就是这样的交流方式吗?只要一提起来,就说,“别提了,过去了,就算了。”一提就算了,别提它,一提就烦。你一提,他说别提。他说提,你说别提,是吗?

许颖:是。

咨询师:是不是在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尤其是一些比较重大的事情,我们大家谁都不提,就算完事了。

许颖:反正我觉得不提好,要老提,伤疤越揭越疼,不提也就想不起来,也就淡忘了,就觉得这样。我是这么想的。(转向丈夫)你呢?

李刚:我觉得,因为她说过,不是说过一次,不要提这个事,提这个事她就伤心。那么我也就不敢提。电视台这两年经常放一些被骗的节目。过去可能是一下子就关掉了,现在她承受能力可能稍微好一点,也看一看。但是,我感觉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过一次深入的讨论。

咨询师:你们的表达给我一种直觉,就是你们二位没有真正的一起面对这个事情,认认真真敞开心扉来交流,这是我的感觉。

许颖:你说这是对的,没有就这件事好好谈谈,达成一致。

咨询师:但是李先生每次想谈,你都挡着,“你别说,说了我就…”

所以,你不谈这事,他怕伤害你,也就不跟你谈了。但如此一来,你内心的自责、内疚和愤怒会减少吗?

许颖:我觉得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就是说已经是事实了,你再自责也好,内疚也好,我觉得也没什么用。

咨询师:你这是理性层面上的意识判断。但是我注意到你有几个非语言的表现,一个是,当你谈到你先生和孩子发生的激烈冲突连带到你,如果持续这么下去就得死时,你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了。所以让我产生一个感觉就是你先生跟你孩予之间的冲突,并不是你最烦恼的一件事,是这件事情有可能连带到你的时候,你才最烦恼。第二个是,我注意到你在讲述被骗过程的时候,不断地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甚至有时做出扣击的动作。这说明你的心脏不太舒服,所以总是无意识的去敲击。所以我有一种推测就是,尽管你尽量不提被骗这件事,但实际上,这件事情对你的影响是很大的。

许颖:他跟我儿子就是,你刚才说的那句话特别对。就是说他跟我儿子打架,好像涉及到我什么,打着打着,他的矛头就指向我了。

咨询师:怎么指?

许颖:比如说,我有时候劝他们,或者偶尔我插一句半句的,他就冲我嚷,“全是你的错。”

咨询师:都是你造成的。

许颖:对,要不就刚才说的,“你就埋地雷吧,埋完地雷,你再踩。”

咨询师:他这一类似的话正好激发起你原有的内疚和自责。我觉得李先生所说的话,许女士理解的太多了。你会觉得这不仅仅是错在对孩子的教育上,而且这个错中还包含着你受骗的行为。现在最倒霉的就是这个孩子。因为你们之间该交流,该探讨,相互该支持,该理解,该达成一致的工作。而现在,你们之间的事情没处理,就都跟这孩子来上了。

李刚:我教育孩子也有错?

咨询师:教育孩子当然没错,你要求孩子成材,要求他干家务活,盯着他做作业,让他自理等等,但这种方式跟一般父亲对孩子的那种关心相比好像有点过劲了。

李刚:过劲是为什么呢?

咨询师:(转向李先生)为什么呢?因为从妻子的角度来讲,她不让提,一提起来就内疚和自责。而从你的角度来讲,她不让你提,你就不提,但是肚子里一肚子怒火。一个丈夫在家里无端受了这么大的经济损失肯定会积攒一肚子的愤怒和不满,这一肚子的火没准一拳能打出那骗子的脑浆来。可是当时那种把人脑袋打裂的力量往哪儿用啊?妻子吧,担心妻子再受伤。所以,只有这孩子你得好好管,可别让他不成材,这一管,管过了劲了,因为什么?因为里面带着一部分对妻子的不满,而妻子很敏感,很容易读出来。我这么分析你们二位同意吗?

李刚:同意。(沉默)


(6)

咨询师:这样看来,孩子现在成了李先生的出气筒了,丈夫对妻子所有不高兴、所有怨气都发在孩子身上。妻子觉得丈夫对孩子不好,实际上就是对她不好。因为妻子明显的看到,李先生发在孩子身上的火,已经超出孩子能承受的范围,多出的那部分就是对她来的。

李刚:有道理,就是说有的时候吧,我可能会有一种着急,在说话行为上有些过头,这种我是承认的。有一次,她让孩子倒杯水,孩子说等一会。因为孩子有一个毛病,什么事情都要先说等会等会,但是等了多长时间。我给他掐了一下时间,32分钟。

咨询师:还给他算得很准,32分钟。你注意到没有,你给孩子掐时间,实际上就是要治他,你的孩子多大?

李刚:高一。

咨询师:家长要想找一个高一孩子的毛病,那有的是。但在倒这杯水的问题上,为什么你能拿出那么大的力量、耐心和敏感度盯着这孩子。是单纯为他成长吗?

(沉默)


(7)

咨询师:我想咱们刨到的根仍旧是当初的那件事,但不是那件事本身,而是那件事发生以后,你们俩是怎么处理的。也就是说,你们俩就这件事情怎么来交流、来达成一致的。了结的方法不是再去追问当初怎么上当的细节。而是这件事发生了以后,你们怎样面对面的见面,用思想来见面,用灵魂来见面。咱们能不能在这儿,把这笔旧账了结一下。

(沉默)

咨询师:我看还是许女士先来吧,因为李先生特别呵护你。你先跟你先生说,当你受了骗以后,心里的真实感觉。

许颖:真实的感觉就是觉得对不起他,没跟他商量。

咨询师:不要思考,就说你有什么感觉。例如,胸什么感觉,胃、肠、肚子什么感觉或者脑袋轰的一下,然后是空白等等。用直觉说话,而不要用理性思考说话。

许颖:我就是觉得怎么会出现这事,我怎么碰见这事。就跟你说的有点,脑子当时一片空白的感觉。

咨询师:这个一片空白的感觉有多长,持续多长时间。

许颖:有个十分、八分的。我觉得我怎么会受骗。

咨询师:你的情绪状态呢?

评颖:就是特低落,就觉得给家里捅个大娄子。

咨询师:你能不能把这些感觉跟你先生说,别跟我说。你现在想象一下现在时光倒流7年,然后再跟你先生说你的感受。

(沉默)

咨询师:我想提示一点,我觉得许女士好像带着一个面具,就跟李先生说的,你是很要强的一个女人,像舞台上表演的模特,哪怕脚下扎一个钉子,也得微笑着表演。现在不要再做一个这样的人了。把面具摘下来,疼就真疼。你看,你先生的胳膊已经伸过来支持你了,我看得出来,你说什么他都能接受,你看他的手伸过来了。

(沉默)

咨询师:实际上你是有创伤的。你当时有一个过程没有完成。我让你回忆那个痛苦的情结,主要是想让你把当时压在心里的那种不好的情绪发泄出来。痛苦的情绪一直积压在那儿,没有宣泄出来,你得的病可能与这有关。

咨询师:你看许女士得乳腺癌,还有什么?

李刚:胆结石。

咨询师:其实一个人的身体得病与心理有很大的关系。有事积压在心中,就通过身体表现出来了。许女士的内疚导致自己的身体得了病,李先生的愤怒对儿子去了。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在这儿,找一个合适的方式将自己的愤怒和内疚表达出来,我请一个工作人员(A)坐在这儿,扮演骗你们的那个人,你们有多少的不满和愤怒就冲他说。

(8)


(角色扮演)

咨询师:你们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体会身体上那种感觉,不要思考,有什么话想说,就可以放开了说。

(夫妻俩与A对视)

李刚:我可抓着你了,你差点毁了我们家。

A: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骗了。

李刚:你差点毁了一个人的一生,知道吗。你的罪恶太大了。

A:那我就说句对不起你。

李刚:对不起行吗?事情已经发生丁,已经对人造成那么

大伤害。真想搧你两个嘴巴。

咨询师:(转向A)你说谁让你上当呢。

A:谁让你自己不注意,自己不检查,也有你自己的问题。

李刚:那是因为我妻子太单纯,不知道社会上还有你这样的人。

A;你们应该提前想到这个,有可能…

李刚:不管怎么说你这个责任是逃不掉的,因为你这个是犯罪行为,所以应该给你送到公安局去,也让你尝尝痛苦是什么滋味。

A:那我现在向你们道歉。

李刚:我觉得不能原谅你,必须得惩治你。

咨询师:许女士有什么说的吗?

许颖;我就想说你怎么能骗人呢。主要就是你不能再骗人了,你知道骗一个人有多痛苦。

A:也是因为你太容易轻信人了。

许颖:没什么说的了。

咨询师:你可以跟他说,你当时被骗的感觉,被骗了以后的那种感觉。

许颖:我当时被骗以后,想起来就觉得对不起家里人。

李刚:你让一个家庭的生活轨迹都改变了。

咨询师:(转向许女士)你表达对他的愤怒和愤恨,许女士。

许颖:我就想说这些。

咨询师:(转向A)你可以说,你当初怎么那么傻,我还以为骗不了你呢。

A:你当初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我,怎么一点防备的心理都没有。我以前骗过很多人,但是他们都看看就走了,就你那么单纯,那么傻就相信我了。

咨询师:(转向A)你说我一直跟着你就是怕你一会儿又猛醒了。

A:我当时一直跟着你,就是怕你当时又反悔,醒过味来,你当时怎么就没有醒。

许颖:没有,因为没遇过骗子,我觉得人都特别…,人都应该特别真诚。再一个,那么多人,还有报上,鉴定都有,我就全信了。

咨询师:(转向扮演者)你说我现在知道自己这个罪过太大了,要是你想解恨的话,就打我两拳吧。

A:我现在知道当初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罪过挺大的,你要是想解恨的话就捶我两拳吧。

许颖:不用,捶不了。

李刚:(转向妻子)我倒想知道,你刚才说,他骗了你之后,你不是说你很痛苦吗?为什么你那么痛苦?

许颖:因为把家毁了。

咨询师:难道你没有想到他是用了特别诡计多端的骗术欺骗你。这个人用了很坏的方法,你难道不恨他吗?

许颖:恨,但我知道他是假的,我说不出来。

咨询师:哪怕他是假的,你释放一下,是不是也比不释放好,比如说你骂他两句,或者是打他一拳之类的。

许颖:我觉得要是真的的话,我会拽住他的,就这样。

(做出拽的动作)我会哭…(哭)

咨询师:拽着他哭,或者说一些你生气的话,你可以拽着他,这样心理可能轻松一些。


(9)

(过了一段时间)

李刚:我觉得我的表现比较直接,但是她好像包裹的还是比较紧。

咨询师:对,一个可能是跟个性有关系。再一个就是对这个痛苦的事情,许女士压抑的比较深。她不愿意将它上升到大脑意识层面来打扰自己,其实刚才她已经表达了一些愤怒,能做到这一步,对她也应该有一些帮助。她哭了,哭就说明她释放出来一些情感。而且她过去抓了抓对方的衣服。这样一些非言语的动作,而且有明确指向性的动作有助于化解她过重的内疚。那我想问一下许女士,刚才你看到骗你的这个人,而且边跟他说话边哭的时候,你当时的内心感觉是什么?(转向许女士)

许颖:让我回忆起受骗的时候,就好像把那个事给勾起来了,有一种恨的感觉。

咨询师:当你表达出来以后呢?

许颖:感觉挺好的,说出来,哭出来。

咨询师:有没有觉得舒服一点?

许颖:主要哭出来感觉舒服一点,我觉得是该释放一下了。

咨询师:(转向李先生)李先生,我看你刚才情不自禁的上去抓住那个人。而且脸色铁青。这幸好是一个角色扮演,要是真的话,你可能上去揍他了。

李刚:对,如果真的是这个人,我会揍他。因为他毕竟给我们这个家庭造成这么大的损害,所以说这个愤怒要发在他身上。

李刚:那我想问问医生,你刚才做的这个角色扮演,主要是为了让我们俩把内心深处的东西释放出来,你觉得这个效果达到了吗?

咨询师:我觉得达到了,因为你们得看到你们隔离这件事情已经很长时间了,有7年之久。现在你们能有这种程度的释放,并且具有明确指向性,这其实就是一个开始。可能以后你们会有更多的机会进行交流,把你们很多不愉快、带有情绪化的东西理清一下,意识到一些夫妻之间的矛盾是跟当初受的那个骗有关系,这样对现实环境当中的一些愤怒就会减轻一些,或者更加适度。

咨询师:其实你们三口之家,最可怜的是那个儿子,丈夫把气撒在儿子身上,不断的强烈要求,严格要求。妈妈觉得丈夫骂儿子就是骂自己,就极力保护。刚好今天你们儿子也来了。我们是不是让他进来。我估计他会表达很多的抱怨。

(儿子进心理咨询室)

咨询师:(面对儿子)你好,刚才我跟你爸爸妈妈聊你们家的事,了解到你爸爸对你特别粗暴,是这样吗?

儿子:是。

咨询师:粗暴到什么程度?

儿子:有时候会因为点小事发脾气或者动手。

咨询师:是不是在你爸爸冲你发火的叫候,你经常会感觉到他的脾气没必要那么大?

儿子:是的。

咨询师:我已经跟你父母谈了一段时间,他们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新的看法,你愿意在这儿跟你父亲说几句吗?

儿子:(转向父亲)行,我就是希望你以后发火之前考虑考虑。要控制住自己,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

咨询师:(转向李先生)李先生你也跟你儿子说几句啊。

李刚:(转向儿子)你的意见我一定接受,经过今天与医生的谈话,我感觉我确实有这种情况,就是说有些事情可能不是针对你的,而是针对你母亲或者其他一些事情。但是我可能把这个怒气发在你身上了。这方面我做得不对,有些过头了,希望你能原谅我。今后我想我一定要分清楚什么是我个人问题,仆么是你母亲的问题,什么是你的问题。把这些事情分开,不会把这些罪过全都加到你身上。

咨询师:(转向许女士)妈妈呢,妈妈要对儿子说什么?

许颖:(转向儿子)儿子,爸爸有时候粗暴,其实他本意是好的,虽然在方法上做得有点过火,但我希望你能理解他。因为你是一个男子汉,以后应该自强自立。妈妈身体不好,以后你多为爸爸或者家里分担一些,要争口气,不要把精力都放在电脑上,先把学习搞好。以后我希望你在这些方面再改进一下。妈妈希望你跟爸爸闹意见的时候,虚心一点,多理解爸爸。

咨询师:(转向儿子)你妈妈主要觉得你父亲跟你关系处得不太好,所以有些焦虑。那你能不能在这儿给你爸爸妈妈说一些话,作为孩子对父母的一些愿望?

儿子:我希望我妈不要因为我们俩的事太着急,对她病也不太好,希望她能多想开点,快快乐乐的。希望我爸以后和我处得更好,把毛病改一改,我也努力做到他的标准。

李刚:希望咱们两个人以后互相提醒,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多沟通。过去我对你会有些粗鲁动作,这是不对的。今后一定注意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牛。

咨询师:(转向儿子)好的,那我希望你赶快长大,赶快懂事,独立起来。好吗?

儿子:好。

(儿子出心理咨询室)


(10)

咨询师(转向许女十)刚才你跟儿子也说话了,也听到了丈夫对儿子的一些承诺。你觉得这样以后,你的心情是不是会有些变化?

许颖:我想会的。

咨询师:(转向李先生)李先生呢?你能接受我今天的解释吗?

李刚:能接受。特别是你说的,我们实际上是把内心中积压的东西,不是直接发泄到造成彼此内心痛苦的一件事情上,而是用其他的方式去发泄了,而且这种方式是没有针对性,不解决问题的。

咨询师:而且还伤害了无辜的孩子。

李刚:对,对。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要弄清楚我发怒的真正原因,解决那个原因,而不是用其他的方式。

咨询师:其实我一直觉得李先生对他的妻子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总是尽力去琢磨妻子到底想什么?

李刚:是这样,实际上我特别愿意跟她谈,但是她说她不愿意动脑子,不要谈这些事,包括平常我让她看看书,看看报纸,她说不爱看,就喜欢看比较简单的,轻松的泡沫剧之类的,所以说这种交流平常就很少。

咨询师:所以我在想,如果平常夫妻俩能做一些交流的话,你们的问题也不会淤积到现在,造成现在的后果。而且也不会在教育孩子上产生那么大的分歧,让孩子受到一些不太合适的待遇。但是,现在我挺放松的了。因为我已经从你们身上看到了一些变化。所以我们特别希望你们能把这种状态带回家,带人到你们日常生活当中。

李刚、许颖:谢谢,谢谢。

咨询师:再见。

李刚、许颖:再见。

默认标题_自定义px_2020-09-13-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