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市心翔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过又过不好,离又离不掉”:女人40,如何破局逆袭?

发表时间:2020-02-17 11:09

我发现很多女性都面临着一个婚姻困境——“过又过不好,离又离不掉”。


比如,最近就在某论坛上看到有人提问:是不是大部分40多岁的女性,都觉得婚姻生活特没劲?


高赞回答说:“没劲,所以果断离了,感觉现在的人生渐入佳境,孩子大了,事业稳了,每天忙于兴趣爱好过得有滋有味,接近了清风拂岗的境界。”


有人反驳:“高赞回答看着爽,但现实中别说中年离异后能不能过好,就迈出离婚这一步起码都要纠结个两三年。”


在公号后台也有很多类似的困惑:到底是该放弃“空壳”婚姻,去追随自己想要的生活?


还是应该“顾全大局”,继续肩负“中流砥柱”的责任,妥协于柴米油盐、生老病死等“现实危机”?


我想,当曾经炽热的爱情演变成无聊的婚姻,当人到中年被生活的繁复挤压到无法呼吸,而不得不开始思考自我的价值时,对于是否应该离异的判断,其实是基于你对自我的这三点认知。


01

目前的婚姻之于你,是哪一种人生感受?


在电影《女人,四十》中,中年女性阿娥就被一团乱麻的生活缠得“动弹不得”。


  • 职场上,懂电脑的年轻女同事让她时时担心失业;家庭中,唯一疼她的婆婆去世、深受刺激的公公患上了老年痴呆;


  • 一向恩爱的老公虽忠心耿耿却性格懦弱,面对在公公赡养问题上作壁上观的弟媳、站在一旁说风凉话三妹,经济条件最拮据的丈夫竟主动揽下了照顾父亲的重担。



然而回家后,他却试探阿娥:“不如你不要上班,留在家里照顾爸爸……”


“放你的春秋屁!上班是我人生最大乐趣。我严重警告你,我怎样也不会放弃。”


“你最大的生活乐趣不是由我提供的吗?”


阿娥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有提供?你最喜欢把你家里最大块的狗屎弄上身,然后硬塞给我吃。”


看到这里,原以为阿娥会抛下这些苦闷琐事毅然出走,去追求一个全新的人生。没想到她却选择抗住一切——尽心尽责地照顾公公、为失恋的儿子当感情顾问、主动辞去工作回归家庭……


后来的阿娥重受老板重视回归职场、她的悉心照料得到了刻薄公公的认可、公公去世后一家人又过上了平淡幸福的生活。


作家梁晓声曾在《中国生存启示录》中提到:


所谓‘人生的意义’,应该至少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纯粹自我的感受;一部分是爱自己和被自己所爱的人的感受;还有一部分是社会和更多,有时甚至是千千万万别人们的感受。


对于阿娥而言,她的选择正是她所看重的“爱与被爱的感受”——“对所爱之人的付出被认可,同样能收获内心的富足。


从阿娥的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追求自我和投身家庭也并非是全然对立的选项,那些看似无法消解的焦虑可能只是阶段性的人生危机


但需要指出的是,并非每个人都能像阿娥一样在牺牲自我无私为家庭付出后,得到来自家人的尊重和认可。


相反,如果婚姻之于你的长期感受只剩下不断被“剥削”却又得不到认可的痛苦和麻木,那或许及时挣脱才是更加正确的选择。


02

中年离异,你如何对自己下定义?


我想在如今更为开放的社会环境下,每一个女性都可以选择不参与“无性、丧偶”等种种没有温度、不被体谅的婚姻模式。


但前提是,你是否能理性看待中年离异对于人生的影响?


前段时间,曾在《伪装者》中饰演明家大姐明镜的刘敏涛,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分享过她的“中年叛逆”。



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刘敏涛,凭着炉火纯青的演技和“小龄饰老角”的特点,刚出道便戏约不断,而且90%都是大女主。


然而,在事业的关键上升期,她却遇到了爱情。


当时的刘敏涛和大多数传统女性的想法一样,认为女性回归家庭、相夫教子是更符合“社会标准”的选择。于是,30岁的她退出娱乐圈,专注于为爱洗手做羹汤的家庭主妇角色。


可现实并非童话。婚后前夫因为工作常年在外,两人聚少离多,而精神交流和情感沟通的缺失,逐渐让她怀疑起这份婚姻存在的实际意义。


2013年的一天,辗转反侧了一夜的刘敏涛决定结束这段婚姻。



我想经历过那一刻的女性都懂,这对于离开职场7年,中年离异带娃的刘敏涛来说,并非易事!后来有媒体问她,如何面对中年离异对于人生的冲击时,她的回答却出人意料:


那不过是像演员一样,将自己人生的7、8年去用来体验身为爱人、母亲的角色。其实感情上根本没有什么失败可言。


很多时候,阻碍女性无法走出现状的,其实并非是对前途未卜的恐惧,而是将中年离异的概念等同于“年老色衰没人要、重入职场被歧视”的潜意识。一如心理学家荣格所言:“除非你意识到你的潜意识,否则潜意识将主导你的人生,而你将其称为命运。”



或许也有人会反驳,让女性产生这种潜意识的,根本是来自社会的偏见。


虽然我们无力改变偏见,却可以不认同游戏规则。当你把生命中曾经踏错的脚步都当成一场体验来看待,或许重新做选择时,就会更加地清晰和自如。


相反,你若更在意离异所造成的成本损失,那我劝你不要轻易跳脱现状。因为如果在“中年叛逆”的路上还时不时地后悔当初,那这种自我怀疑带来的挫败感,要远大于不幸婚姻对人生的打击。


03

丢掉种种身份,你是否还“拥有”自己?

在公号后台,看到过很多读者的留言,比如:


  • “义务、责任,可我自己怎么办?每天下班不想回家,又因为家里有孩子不得不回家,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每天机械式重复着相同的内容。”


  • “怎么撤离呢?付出太多了,离了婚孩子也没有家,不甘心所以不愿意抽身,然而看着年华这样浪费,更加心伤!”


  • “我的婚姻也是,承担了家里所有的责任,跟老公没有共同爱好,他喜欢安逸,我喜欢拼搏,搞得好累,每天就是为了孩子在凑合着过。”


重复性孤独、投入太多无法撤离、为了孩子凑合,你会发现,多数对婚姻不满却又不敢脱离的女性,其内心的不安茫然带来的困扰并不亚于外界的干扰因素


记得小娴老师曾如此说:


你可以任性,你可以浪漫,你可以宁可在爱情中老去也不要苟且过日子,你可以依然爱憎分明,你可以在婚姻里继续追寻爱情,你可以做着世人认为这个年纪不该做的事。


一切一切,只要你够强大就好,经济强大;或者至少,内心强大。


什么是内心强大?


我想它一定不是盲目离婚的冲动、更不是对不幸婚姻的委曲求全,真正的内心强大,是指一个女人一定要拥有能让自己从任何不幸境遇和命运考验中脱身的支撑点——即对精神生活的追求。


电影《将来的事》就曾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


中年女性娜塔莉,是一个大学的哲学教授。她热爱工作,活得充实,即使坐地铁也不忘拿起书来读,闲暇时还会在院子里打理植物和鲜花。


然而,当相守多年的丈夫轻描淡写地和她摊牌自己出轨,要求离婚时,她原本自在的生活在一瞬间分崩离析——母亲在疗养院骤然离世、儿女长大离开自己、学术论著出版计划被取消、工作进入瓶颈期......


曾赖以生存的种种身份的消逝,让这个向来理性、熟谙哲理的大学教授一时间都无法抵御心理上的巨大落差,甚至忍不住自嘲一句:“我终于自由了。


但幸运的是,娜塔莉也并未因此走向自我毁灭,或是陷入情绪崩溃的境地。


相反,她冷静地接受了一切,丈夫出轨,她大步流星地走路;母亲去世、儿女离开、事业受挫,她依旧在大步流星地向前。


而能够让她始终屹立不倒于命运的,正是她的书、她的哲学、以及精神生活赋予她的依托和自由。



或许,对枯燥婚姻的不满和细碎生活的抱怨,从来都不会带领一个人走向光亮的明天。


因为当你紧盯着眼前的境遇,就必然会把心中的焦虑当成天大的事;然而如果你往后退一步,站在人生的意义上去做选择,心中便会多一份清晰;当你从更加广阔的视角去俯视渺小的自己,你会发现能陪伴你走过一生的,其实除了自己,没有别人。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一个具有自我追求,能够从精神生活上获得安全感的女人,才可以真正地做到掌控人生。